当前位置:首页 > 财富地理 > 专栏 > 详情

专栏

谭谈:躲到海南过个冬

发布时间:2019-05-20, 02:58 AM      作者:谭谈     来源:财富地理

在湖南,冬天怎么过?已困扰了我们好几年。往往,一场大雪,就把我们关在屋里不敢出门。尽管家里安有地暖,不出门窝在屋里,也还好过。但外面的新鲜空气你享受不到。于是想,要找个地方去躲过严寒的冬天。

一天,女婿在网上搜到一个地方,是海南省海口市的一个旅居疗养中心。从他们的宣传资料上看,住房、活动场所、周围环境环等,都还不错。价格也还能接受。有三室一厅、两室一厅的房间,包吃包住每人每月三千多元。为了慎重起见,我托先期到达海口的老友丁楠,帮我去看一看。老丁从他的住地驱车好几十分钟,来到这里,进行了认真的考察,拍了好多的图片发给我。他说,总的还不错。只有伙食没有体验了,不知你们吃不吃得惯。因为这个旅居中心,住的多是长江以北来的老人。伙食只能照顾他们的口味。年轻的时候,我是一个辣椒王。一日三餐,离不开辣椒。有一年,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出访罗马尼亚,我带了好几瓶辣椒酱和腐乳去。结果在一家酒店里,被服务员当做腐烂的食物丢掉了。为此我伤心了好几天。出访两个星期,回来瘦了九斤。但,上了年纪后,对辣椒的要求越来越淡。现在菜里放不放辣椒已无所谓。

考虑一番后,就给这个叫美月小河的旅居中心付了定金,也提前订好了去海口的飞机票。

哪知,刚付去定金,女婿又来电话,说是他的一个朋友,为他在三亚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。那是三亚崖州区长山村的一个庄园,是简易的木头房子。一间房,带独立的厨房、独立的卫生间,并配有炊具和卧具,自己做饭,每间房每月租金只要一千元。这当然好呀!于是,女婿为我们付了四千元钱,交了两间房两个月的租金。因到海口的机票早已订好,要改到三亚挺麻烦,就没有改签了。

那天,飞机到达海口美兰机场,即乘高铁去三亚崖州。到达崖州时,已是晚上九点多钟。木屋的管理者老王,请他的朋友开着一辆双排座的车来接我们。接我们的人姓霍,是北京来这里搞育种的,也住在长山村。他到这里有十多年了,每年冬天都来。半个来小时,他把我们送到了这个木屋庄园。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披着长长白发的老头。他就是这里的管理者老王。看上去,是一位古稀老人了。老哥,今年高寿?我问。他的回答令我意外:我五五年生人。”“那,你是老弟呀!我是四四年的,比你大十一岁。"老王随后把我们领到一间房子里。这里的一切太简陋了。说是木屋,实则以前是工棚,在棚子外面临时订了些木板。在棚子的一角,间隔了一个卫生间,卧室外边,大概是安排做厨房用,搭了块水泥板用做放灶具、切菜板等用,笼头里没有热水。粗糙的木床,床上的被子,有一股难闻的气味……这,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。于是我和弟弟商量,看来只能再与老丁为我们实地考察过的美月河旅居中心联系,看那里还有房间吗?

微信一联系,对方说有,欢迎我们去。上次交了定金。按合同,退定金时,是要扣掉一百元的。但对方没有扣,给我们留下好印象。

这一晚,老伴没有睡好,说是被子上的气味太难闻了。而我,则睡得挺香。出身贫寒,不到十五岁,就在矿山、工厂做工,再差的地方都住过,都睡过。难怪世人说:苦难是金。

一早,我们就坦诚地对老王说,我们准备换地方。老王也挺爽快:行!"至于已交的租金,由我女婿与他交涉。那天早上,我弟弟起得早,到周围转了转,与先期住在这里的人进行了交流。他们觉得这里好,没有海口潮,没有三亚热。吃水果、吃蔬菜不要钱。因是育种基地,树上的果子熟了可以随便摘。他们到这里住几年了。但我们思想准备不足,如果要到这里住,应该自己带铺盖等用具来。我们还是决定走。老王热情地开来电瓶车送我们到村口去搭公交车。并顺便开车带我们到村边的海滩参观了一遍,又在路旁的一株杨桃上摘了几个杨桃给我们吃。老伴吃过,连说:比在长沙超市里买的好吃。老王是个好老头。分别时,他对我们说,你们到那里如果不满意,欢迎你们再到这里来,一千元一间房,永远不涨价。

从崖州坐高铁到海口的老城站,正好两个小时,下午一点多,就到了。旅居中心派一辆小车来接我们,只有几分钟,就到了这个中心。办过入住手续,服务员带我们到房间。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三间卧室里,五个床铺。有沙发、餐桌、彩电、冰箱、热水器、洗衣机,设施齐全。阳台也很大。很是满意。接着,服务员又带我们到活动室、阅览室、书画室、温泉池等处看了一遍。

转眼,来到这里一个多星期了。经过体验,伙食也很适应,早餐馒头、卷子、包子、咸菜、稀饭,中、晚餐四菜一汤,清淡可口。对周围的环境也熟悉了。往南两公里是白莲镇,往北三公里是老城镇。到海口火车站十五公里。小区对面,一个座落在美月小河边的公园正在兴建。早早晚晚,我们到这个即将完工的公园里散步,看着公园一天一个样的变化,加上头上的蓝天白云,鲜得不能再鲜的空气,心情十分十分惬意!

现在,这么一把年纪了。哪里舒适,就往哪里去。

这个冬天,我在海南过。